湖北广水:卫计局乱罚款乱收费村医补助疑被截留

互联网综合 互联网综合


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200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文《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拉开乡村卫生室一体化建设改革的大幕。为了稳定乡村医生队伍,国家每年拨付大批专项资金对乡村医生进行补助,补助年年增加,目的是稳定乡村医生队伍,留住基层农民健康的这些“守护神”。国家卫计委多次联合各省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在各地召开医改媒体沟通会,然而,在湖北广水市却发生了政府、卫生院年年截留克扣国家专项补助资金的怪事,致使乡村医生生活困难,老百姓应该得到的医改红利不能享受。广水市此行为也是对国家医改的严重亵渎。

村医投诉

2018年8月6日,湖北省广水市乡村医生反映: 国家拨付的乡村医生基本药物定额专项补助、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被上级部门截留,卫生监督部门年年都不检查直接拿好提前开好罚款票据到各个村级卫生站收钱,年年发放的宣传资料都和我们要钱,乱收费十分严重。乡村医生生活难以维持,很多乡村医生转行不干了,村民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依然存在,多数村民存在因病致贫情况。呼吁关注此事,以便引起党中央、国务院以及国家卫计委、财政部的高度重视,弄清国家拨付的惠及乡医和百姓的专项资金去了哪里?

广水市郝店、蔡河、关庙、余店等镇的多处村卫生站负责人称,广水市一体化卫生站在2010年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后,广水市2011年在全市卫生院及试点卫生站同步配备基本药物。同时湖北省政府为了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对于偏远经济落后地区,省财政近几年对每个行政村卫生站补助办公经费3650元每年,对医生补助4170元每年,有部分卫生站至今也没领到。国家补助的“零差率”定额专项补助,村医大多每年领取几千块钱而且领取的标准都不明不白,所以,为了维持生计,很多乡村医生还是用医改之前的办法,靠加价给患者开药。

国家补助的公共卫生补助资金,村医得到的很少,为什么拿不到钱?国家购买服务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都去了哪里?“不给钱卫生院还要求我们做,我们干了80%的公共卫生的活得到的只有20%的国家补助金。”郝店镇高楼村的村医雷德奎带领几个村医向中心卫生院讨说法,卫生院刘院长当即就扣除雷德奎5000元的国家补助款,并威胁说再敢领头闹事下次继续扣你的补贴款,看你还敢不敢闹事!

卫生计生局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2013年8月21日,国家卫计委下文《关于进一步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的通知》要求80%以上的补助资金由财政部门按月拨付给乡村医生,余额进行考核发放。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下文《关于进一步稳定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2014年、2015年新增5元的公共卫生补助资金要全部用于村卫生室。在湖北省广水市,国家的政策为何不能落地呢?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为何又不执行呢?

在郝店镇凤凰村,村医拿着卫生站的银行补贴本说:“2017年我在卫生院购进11万多的基本药物,有些药物比市场价贵几十倍,为了响应国家的基本药物政策我们没办法,可是我们一年下来只领到基本药物零差率补贴才8344元,我服务人口3140人,人均不足2.7元,光中央财政补助的全国最低标准人均5元都没有达到。公共卫生服务我做的在该镇还算比较好,2017年度的第一季度给发8110元,第二三季度给发11867元,第四季度给发13990元,共计33967元,人均不足11元。国家人均拨付50元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说是不低于40%用于村医补助,应该20元左右 ,我们只拿到一半。16年、17年的办公经费每年3650元到现在也没给一分钱。另外又收取我们460元公卫健康教育宣传栏费,卫生监督拿着提前开好的票据,进门票朝桌子上一放就让拿1000块钱。”

蔡河镇徐店卫生服务站村医拿着台账说:“我这2017年公共卫生服务考核分92.5分全镇第三名,第一季度领取9951元,第二三季度领取6104元,第四季度领取7732元中心卫生院又让退回1000元,后来又奖励1000元。我服务人口1370人,最后总体人均不到16元,这比国家的最低标准20元还差4块多钱。我在卫生院拿4万多元的基本药物,药物零差率按10%补贴4000多元,因我完成的比较好又奖励我300元人均3块多一点。但是每年中心卫生院又收取600元的健康教育宣传栏费。”

余店镇小山坳村地处大别山深处,居民说:“我们虽然有村卫生室,但是卫生室常年关门,有时开门进去看病卫生室连药都没有,我们只能走十几公里的山路到镇上去看病,量血压测血糖等我们几乎没有做过,听说村医收入太低,自己眼睛看不见了,连看病钱都没有,村卫生室只是个摆设而已。”

关帝庙双峰村卫生室村医拿着打卡记录说:“2017年第一季度发2224元,第二三季度发6190元,第四季度发10558元 ,服务人口1900人,人均不到10元钱。基本药物零差率补助4172元,实际人口2100人,人均不到2元钱。而且卫生室里配的台账桌子椅子柜子档案盒的费用全是扣国家补助费用,健康教育宣传栏每张扣50元,就连给村民发放的宣传页每张还扣2毛钱。可是2017年的3650元办公经费至今也没发下来,2018年更不用说了,这还不算,卫生监督上还让中心卫生院代收罚款,有过期药交500元,没有任何问题的交200元,不交到时主动查你时每个品种罚170元,到时恐怕比这要罚的多得多。”

在广水市卫生计生局,基础卫生科聂主任说:“我们这没有任何问题。”广水市基本药物管理办公室一份资料上显示:2017年广水市基本药物零差率中央补助是94.73万人,补助资金487万,人均达到5.14元。按照国家文件指示精神,这些钱必须全部用于乡村医的补助,而广水市村卫生室只得到2元左右的药品零差率,广水市卫生计生局拒绝提供药品零差率实施方案时,并说这些东西涉密。针对大笔国家补助资金使用不当,滞留克扣,滥用等情况,广水市卫生计生局相关业务领导都表示都不存在,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政策不落地,乡村医生利益何在

国家年年拨付资金,旨在通过预防保健提高居民的健康素质管理,国家规定40%任务有乡村医生承担。结果被“管家”卫生院利益出卖,“大管家”卫生计生局睁只眼闭只眼的默许也就成了“灯下黑”,使乡村医生利益大打折扣。涉及医疗改革国家专项补贴资金,在经过了广水市财政局到卫生院之后,资金被截留。政策不执行,独吞独享,致使改革空转。根据几个乡镇村医的了解及提供的资料看来,乡村医生补助资金确实涉嫌被克扣截留,公卫项目混乱不堪,一体化卫生站在广水市的发展改革成效堪忧,数千万乡村医生专项补助资金肥了谁的腰包?对此我们拭目以待!